逝去的石湾陶老灯

发布时间:2015-09-03    来源:广佛都市网-佛山日报

  文/图 佛山日报记者束维
  每一盏老灯,都有一段历史故事……它们曾是每个家庭不可或缺的日用品,随着时间推移,它们被人们当做垃圾而丢弃。但在一些收藏者眼中,它们成为观赏物以及收藏品。

这些石湾陶老灯,您曾经拥有过几盏?


  藏友老关从关注动物题材的陶瓷品开始进入收藏界。“刚开始收藏石湾老灯,纯属偶然,因为有些造型做得可爱,龙窑釉色也烧得不错。”尽管少人收藏,但老关四处淘老灯,却一发不可收拾。

  “点燃”灯泡灯

  记者见到老关时,他正向几个藏友介绍他收藏的各种灯具。有的是塑造了不少动物、物质的台灯,有的则是古味极浓的油灯,这不禁让老关脱口而出一些耳熟能详的诗句:“青灯有味似儿时”、“诗尽灯残天未明”、“醉里挑灯看剑”。
  记者看到,不少灯泡灯几乎是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产生的灯。“熊猫吃竹子”、“双鱼戏水”、“仙鹤松柏”、“金鱼游水”、“老鹰展翅”、“骄翅白鸽”等造型的灯泡灯……
  记者看到作品《金鱼游水》时,着实被灵动的造型所吸引。只见一粉一黑的两条“金鱼”,造型逼真,特别是游水的“大尾巴”,塑造得活灵活现,它们围着一根漂动的绿色水草,似乎在玩一场捉迷藏的游戏。造型的拟人化,釉色的丰富,让这件旧作看起来很有味道。
  老关从网上淘到旧时的棉布灯罩和灯架以及灯泡,将作品《金鱼游水》通上电流。顿时这件陶瓷老灯“焕发风采”。
  盏盏形态各异的灯泡灯,不仅见证了历史,也讲述着当时百姓生活的变迁。“嗯,这盏灯过去就这样使用的,看到它现在的样子,就能想象到我们过去。”前来喝茶的石湾陶艺家陈金强说道:“看到它们,感觉很亲切,这些老灯唤醒了我的记忆,仿佛又回到了小时候,我自小在石湾长大,放学后总是贪玩,天黑回家,才开上台灯,开始作业,这个画面我至今记得。”
  老关还找到一盏熊猫吃竹造型的挂壁灯泡灯。老关洋洋得意地说:“很多柱型的灯泡灯,很多人或许可以淘到,但这件挂壁灯,我在市场淘宝多年,才发现这么一件。”

  釉色独特的老油灯

  老关收藏了晚清、民国时期的油灯。
  “中国早期的灯,类似陶制的盛食器‘豆’。上盘下座,中间以柱相连,虽然形制较简单,却奠定了中国油灯的基本造型。”老关边走边讲。
  “南北朝出现了青瓷油灯,油灯在体量上变小。到了隋唐五代以后,油灯出现了多样化的发展趋势,特别是唐三彩的出现,这种低温釉陶因其色彩斑斓为一直是素色的油灯增添了绚丽的外表。明代在油灯壶形的造型基础上,加长了灯炷的长度,出现了省油书灯。
  “由于洋油(煤油)的输入,各种各样的洋油灯开始广泛使用,直到20世纪中后期,中国的灯具进入电力时代,一个有着几千年技术文明的油灯历史才算终结。”老关说道。
  那么,明代以前,石湾陶灯造型如何,老关至今没有找到一盏。但从他找到的晚清、民国时期的油灯,均发现其造型都很仿古,正由于造型简单,釉色便成为油灯的最大亮点。
  记者看到一盏民国时期全身翠绿釉的油灯和一盏豆青色冰裂釉色的油灯。老关说,这款油灯,几乎都是上盘下座,中间以柱相连的造型,加之传统龙窑烧制的釉色,很有看头。

  记者手记
  曾有市民想收藏,为难地告诉记者,我没有那么多钱,玩不起收藏。
  不可否认,收藏需要一定的资金,但是不是一定要很多呢?采访完老关,记者消除了之前的疑虑。
  这些老灯,老关说淘回来时不算很贵。他选择收藏这一品种,看中的是这些旧灯造型优美,釉色不错,虽然它们不像很多陶艺作品有陶艺家印章或流传有序的书籍记录,但可以估计到当年创作这些灯的陶艺者,可能是现在的国家级陶艺大师。最重要的是,这些淘回来的灯,品相完好,釉色不错。即便买新作的陶灯,都不如这些旧灯有味道。
  不贵的淘宝价格,有心的收藏意识,加之对老物品的独到审美……这大概就是老关玩收藏最大的心得。记者了解到,很多藏友早年收藏旧的木版年画、旧报纸、旧书本,并形成系列主题。多年后,因为题材特别,得到政府重视,并为藏友举办藏品展览,在社会上广为推广。
  随之,这些早年被人视为破烂的物品,成为了珍贵的收藏品。
  有兴趣的市民,可以找到兴趣点,进行有计划的收藏。如果您有类似的收藏经历,也可以电话联系我们(0757—28366127),我们将倾听您的收藏故事。

(责任编辑:杜伟强)